2月14日,農曆正月十五晚,長沙烈士公園,上萬市民載欣載奔,徜徉年嘉湖,留連青山橋,駐足朝輝樓,陪伴著郭亮、夏明翰、楊開慧等烈士英靈,觀賞著排排燈籠,放飛著盞盞孔明燈,品味著圓乎乎、香噴噴的各式元宵,舞擺著S型腰、V字手勢與俏皮姿勢的各類pose;對對情侶深深依偎……今年元宵花燈數目銳減,豪華節氣無存,但公園動靜相宜,色彩紛呈,笑語喧嘩,詩意盎然。筆者從幾個中老年知識分子旁邊走過,聽到一句話:馬年新風習習嘉年華,元宵節圓滿收官啊!
  政聲官背後,民意閑談中。沒有官在前,不在電視前,百姓這番表達,才是24K的民意啊。今年春節是十八大後的第二個、十八屆三中全會後的第一個春節,國人都感受到了,節日的重心明顯向百姓傾斜,向歡聚傾斜,還原和彰顯了“舊年味”,開拓與創新了“馬年味”。國人期待過上的廉潔、簡約、文明但不失熱鬧、祥和與喜慶的馬年春節夢,元宵節給圓了。
  夢圓之一:過得輕鬆自由
  春節是中國的聖誕節,華人社會最看重也最計較,本應輕輕鬆松,自由自在,曾幾何時卻成了年關?如果以過年為“契機”,大搞“關係學”,很多忙人忙於給衙門拜年,下級忙於給上級拜年,商人忙於給權貴拜年。你送五千,我就送一萬;去年送金銀,今年得送美玉;去年為送什麼搔短了須,今年又為怎麼送白頭搔更短;給張官送三千,給李官少送或不送,若李官知道了不得了;一年送起,得年年送,漏掉一次不送,好像斗膽犯了一次罪;遠道給這一撥送完過年物資回來,剛進自家門,另一撥領導又回鄉過年了,只得屁顛屁顛去接待……如此“壓力山大”,哪還有心思過年?小孩盼過年,大人真盼插田——大人患起春節恐懼症,希望逃離躲避“年”這種凶猛怪獸。
  更讓人意不平的是,一邊是官員和土豪一擲千金奢侈過年,一邊是老弱病殘、下崗職工、弱勢群體為準備年貨而緊手緊腳,為張羅拜年而抓耳撓腮,窮人孩子為扎上“紅頭繩”而軟磨硬泡;一邊是官家子弟珠光寶氣,壓歲錢數不贏,一邊是留守兒童巴望村口,不知父母能否回家過年;一邊是大酒店山珍海味熱騰騰,一邊是棚戶房幾片炒肉冷餿餿。民心不暢,民情不順,民意難平,神州大地這過年,還過得祥和嗎?
  繼中央“八項規定”、“六條禁令”頒佈實施後,有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,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等物品,加強公車管理、公務接待管理等禁令,一個接一個,一個比一個細,一個比一個嚴,紅線變成高壓線,高壓線變成通電高壓線。2013年,全國處分貪腐人數18.2萬人,查處違反“八項規定”者24521起,處分黨員幹部30420人。春節前的中紀委三次全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更是嚴禁“節”外生枝,發出對腐敗零容忍的通牒令。這種既打雷又下雨的執政風格,讓黨員幹部真真實實看到“粑粑是米磨的”,“金箍棒不是蠟制的”。
  眾目今年春節,公務員發錢發物銳減,名目眾多的獎金被取消;業務拜年退隱,親情拜年更盛;公車熄火,私車出動;公款餐飲基本杜絕,公款旅游幾成歷史;官陪民過年,民陪親人過年;大家不要再為如何拜年如何應酬焦心勞神,可以盡心盡意為過年而過年了。一個基層公務員說:“往年我基本上賣給了別人,今年我變回父母之崽,妻之夫,兒之父了。陪親人過年,好開心啰!”我感覺他說這話,通體舒泰,酣暢淋漓,陶醉至極。
  夢圓之二:過得喜慶吉祥
  春節是首詩,各人吟唱有各人的平仄;春節是幅畫,各地有各地的色彩;春節是首歌,各家有各家的韻律;春節是張牌,各人有各人的打法。但團聚、吉祥、歡慶、和諧是共同的主題。今年,耍龍舞獅,看燈火,逛廟會,貼春聯,打糍粑,熏腊肉,擺碟子,放爆竹,穿花衣。肉照吃,而且大塊大塊;酒照喝,而且大碗大碗——這大塊吃肉大碗喝酒,玩的是私誼快活,不是公款揮霍。“初一崽,初二郎,初三初四拜姑娘,初五六拜舅舅,初七八拜叔叔”,拜官的少了,拜關係的少了,拜的是親戚,拜的是血緣,拜的是朋友——拜年,回到了民俗,回到了傳統,回到了年文化和孝文化。
  舉目大江南北,傳統年俗習習風吹:鬥鼓在黃河壺口瀑布響起來,鼓藏肉在貴州西江苗寨吃起來,彩龍在成都舞起來,“歌聯”在雲南白族貼起來,“利是”在廣州的金桔樹上掛起來……筆者家鄉湖南省花鼓戲劇院接力“雅韻三湘·春季演出季”文化惠民活動,《劉海戲金蟾》火起來;懷化市洪江古商城推出財神祈拜典禮等“十大民俗”文化活動,將正月初五降臨人間的“財神”再捧起來;湖南衛視新春走基層節目《直擊呂洞村》,盡顯湘西深山絕壁上的“化石級”苗寨呂洞村的春節民俗。在鬥茶會、歌會、百家宴、篝火晚會上,渡龍蹁躚,苗鼓聲聲,民歌婉轉,原汁原味,被稱為“最溫暖人心的style”。此節目在紅網推出後,幾天時間點擊量超800萬。
  古老原創的習俗雖然繁瑣,但是能給人詩意和愜意的懷舊;豐富多彩的年俗文化,給天南海北的各族同胞帶來回味和信仰的慰藉。馬年春節,過得文明,過得健康,過得歡樂,過得祥和。
  新年新氣象。今年春節的消費趨向平民化,實惠、實在、實用是主色調,物價較為平穩,結構趨於合理,品種基本齊全。據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初一到初七春節黃金周,全國零售餐飲業銷售同比增13.3%,湖南、安徽、遼寧等地大眾餐飲營業收入,同比增10%以上;春節出境旅游人數達472.5人,同比增18%;高檔禮品明顯下降70%。民間宴請唱主角,高檔餐飲轉型忙,節日套餐、年夜飯、家庭宴、團圓飯、私人訂製休閑、家庭自由行等火爆起來。不少地方動用公共財政,給低收入群體發放過年“紅包”。同一桌飯菜,避開“公”字,起碼便宜一二成。湖南許多大超市設立“困難群眾年貨發放點”。
  大年初五,筆者涉足邵陽市著名娛樂區——資江南路“嘎腮街”,五六十個歌舞廳營業火爆,歌舞升平,不見什麼黃色元素。十來人唱三四個小時,也就是三四百元的消費,工農商學兵,男女老少中,都可一展歌喉,恣意瀟灑。一首《信天游》飄出悠揚的旋律,筆者駐足欣賞,真個有“大地留下我的夢,信天游帶走我的情”的感覺。
  壓縮公款消費,會窒息內需嗎?不,讓消費返歸人間,返還民間,更能讓內需火起來。
  夢圓之三:過得舒適時尚
  傳統的春節是中華農耕文明的產物,它點燃曠野荒原的激情,沉澱了人們對天地自然的虔敬,喚起人們對來年五穀豐登、人財兩旺的希望。而經濟社會的發展,網絡時代的來臨,科學文明的元素驟增,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的變革,無不給春節這個沿襲千年的年俗文化帶來時尚的衝擊,人們依賴數字技術構築的信息快速通道,打破了時空局限,人隔萬里赴如前,關山情度勝若飛。
  今年,網購年貨馬上發財,手機買票馬蹄聲聲,微信拜年一馬當先,視頻拜年萬馬奔騰,指尖消費馬到成功,短信祝福馬上有福。古馬、今馬、中馬、外馬,寫馬、畫馬、雕馬、唱馬、祭馬,短信、微信都是圍繞“馬”而發,商場廣告包裝,城市標識標牌,產品生產銷售,都是車龍馬水,快馬加鞭,個個龍馬精神,人人躍馬揚鞭,家家人強馬壯,戶戶人歡馬叫“馬蹄”踏遍……“馬”文化時尚空前,盛況空前。
  節前,全國愛國衛生運動同時興起,城鄉各地,道路房舍,街道碼頭,窗明几淨,春聯掛梢。即使除夕和初一早上,鞭炮釋放量也較往年減少五成以上;即使初八上班第一天,各機關單位也一反慣例大都禁炮,大家抱拳祝福,照樣瑞氣盈盈。禁炮之舉保護了環境衛生,有效遏止了霧霾的加劇。初六這天,我見到了特別一景:很多對帥哥靚女,選擇了這良辰美景,共渡愛河,牽手走上紅地毯,給年味更添幾多吉祥,給年節更添幾多歡樂。
  夢圓之四:過得安全通暢
  春運是一次人口的大遷徙,安全的敏感期。
  今年春節前幾天,最高氣溫27℃,湖南陽光燦爛,交通流量井噴;初六至元宵十天,氣溫驟降,最低零下3℃,雨雪阻道,冰凍難行,事故易發。歷史罕見的三十度溫差又一次考驗著高速公路。湖南高速人帶著感情堅守崗位,抗雪保暢,既打路警路地、聯勤聯動的“人民戰爭”,又打重點突出、嚴防死守的“攻堅戰”。“溫馨高速”上,道路問詢、路況咨詢、交通導流、高速施救、開水、方便面、速食、急救藥品救援等服務,2500人24小時恭候南來北往司乘人員。4720噸融雪劑、3584噸工業鹽、440807個麻袋、2372條防滑鏈、134347個安全錐筒、25輛平地機、69輛除雪撒鹽車等物資一應備足,時刻“恭候”雨雪冰霜。
  大年初一,省交通運輸廳、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主要領導在一線與收費員同吃同住同勞動。當低溫惡劣天氣夾雜的第二輪返程高峰來臨時,省高管局分四組深入全省各地,堅守湘西矮寨特大橋、張家界景區、雪峰山地區、湘鄂界羊樓司收費站、湘粵界小塘收費站,堅守京港奧高速、滬昆高速、長張高速等主幹道段,雨雪風霜擋不住高速路,大溫差反差不了愛民情。高速人舍小家為大家的赤子心,融化了冰雪,疏通了車流,硬是安全順暢地迎送了幾千萬顧客。長假七天,湖南高速收費站出口流量700.5萬台次,同比增長48.12%。
  人民日報記者從公安部交管局獲悉,春節期間,全國道路交通平穩有序,除大霧大雪結冰影響通行外,全國公路、國省幹線公路總體順暢。長假7天,全國道路水運安全運送4.43億人次,其中道路4.33億、水路1億,同比分別增長9%、12%。春運25天,全國鐵路發送旅客1.6億人次,同比增加13.3%,除個別路段交通受阻外,總體順暢。《人民日報》2月7日還有捷報,春節7天,全國各地舉辦各類大型活動1320多場,參與人數2500萬,均實現安全順利。沒有發生長時間、大範圍的交通擁堵,涉及人員傷亡的道路交通事故起數、死亡人數同比分別下降41%、50%,未發生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重大交通事故。節期期間全國社會穩定,治安秩序良好。
  多麼祥和的春節。
  春節湖南,策馬揚鞭。正月初八上班首日,省委書記徐守盛看望慰問省委辦公廳、政研室幹部職工,承諾“以更好的成績回報老百姓”。省委副書記孫金龍現場觀摩指導農田水利基本建設。副省長張劍飛部署重推高速公路ETC便民服務。初十、初十二,省兩會相繼開幕,省政協主席陳求發、省長杜家毫先後代表省政協、省政府做了一個精練、實在的工作報告。省人大會上推出了一個嚴格、廉潔、簡約、細緻公務接待細則和預算方案;兩會除了紙質材料外,沒發一分錢,沒發一份禮,沒發一樣紀念品,各位代表委員馬年春早,齊聚省會,共商三湘發展大計。
  更令人鼓舞的是,2月7日,習近平總書記遠走“親戚”,蒞臨出席俄羅斯索契冬奧會開幕式,給黑海之濱寒冷的冬天帶來了促進世界和平、友誼和奧林匹克運動的暖意。同日,李克強總理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決定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。隨後,全國治理霧霾等大氣污染的攻堅戰已經打響。2月12日,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基本內容向全國公佈,凝聚人民群眾建設小康、富民強國、實現夢想的精神力量。馬年開門,“馬”上見喜。這是給馬年春節送上的幾份大禮。
  過年,一個永恆的社會話題
  傳說,“年”是古時候一種頭長尖角、面目猙獰、凶猛異常的怪獸,平時海底蟄伏,每年除夕,便上岸吞食人畜,為躲“年”害,百姓只好選擇一條路——扶老攜幼,逃進深山。
  有一年,鄉親正要出逃時,一位白髮老人飄然而至,說他只要在村裡住一晚,定然將“年”獸趕走。正在大家疑慮之時,一陣爆竹聲劃破長空,闖進村寨正欲肆虐的“年”獸再也不敢上前了。鄉親們欣喜之餘,也發現了白髮神仙驅“年”三大法寶:貼紅對聯,燃放爆竹,戶戶燈火通明、守更待歲。後來,年,便演變成華人社會通過民風民俗,團結、興旺、寄托希望的最重要的傳統佳節。
  年是怪獸,還是樂神?年是年關,還是年節?去掉了特權過年,去掉了奢侈過年,去掉了金錢掛帥過年,春節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習式春節,昭示我們如何處理簡約與複雜、傳統與時尚、得與失的問題。過年就是過年,它不是社會資源的大浪費,人情複雜化的代名詞,廉潔簡約並不是拋省民風民俗,也不是過苦節、過窮節,更不是存心要“整”公務員,而是要過純粹的、文明的、大眾的、健康的、和諧的節。春節是個大熔爐,形式與內容、古典與流行,民俗與科學,農耕文明與現代文明,可以在此碰撞,共存抑或取捨、演進。
  年味,是需要營造的,營造的過程也是觀念和利益博弈的過程,是大多數人的付出換來少數人的奢華舒適,還是少數人的堅守崗位,廉潔簡約,默默付出,從而換取大多數人的團聚、祥和、喜慶?習近平同志說:“我們不舒服一點、不自在一點,老百姓的舒適度就好一點、滿意度就高一點,對我們的感覺就好一點。”
  這不是馬年最好的感覺嗎?
  在長沙烈士公園,筆者吃著圓潤美味的元宵,深情撫摸著毛澤東題寫的烈士塔,我想,郭亮、夏明翰、楊開慧等20萬名湖南革命烈士,倘若地下有靈,看到今天的日子,看到這麼多的“後來人”陪伴他們,看到如此春節,他們一定為曾經付出的一切感到慰藉。我不禁口占打油詩:天圓地圓,地圓月圓,月圓人圓,人圓事圓,好夢成真,圓圓圓圓。
  願習式春節長駐人間。
  文/呂高安  (原標題:習式春節,民心夢圓)
創作者介紹

高腰

mg42mgmi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